芥子之微

这里启星,画渣修炼中……

查,查账?!阿闽你怎么突然要查我账本啊……
————————
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处变不惊的粤老板被媳妇的一句话吓出一身冷汗……罒ω罒

川姐——皎月
她是那个扫六合,决浮云的狠厉帝王心口的朱砂痣,眼里的白月光。
她以如水的温柔,融化了这个满身杀气的王者心中最后的柔软,让他在累累白骨的龙椅上,仍能寻一份安宁。
那不卑不亢的温和,竟让阅女无数的秦王在她面前显出一丝慌乱的神色。
而她,始终温和着,微笑着。

————————————
在众多大大铺天盖地安利中跳进了秦川大坑……

想了不少文梗,简单记一下

福建的猫(闽湾)

缠臂金钏(辽鲁)
素簪 (秦川)
青花瓷(鲁苏)

今天在东昌湖古城区找到一个旧书店,淘了点鲁西地区的地方志……还有一个60年代的化工笔记本。

一直在想,黑龙江当年听闻瑷珲条约签订时,是什么滋味儿……

大概是心如死灰,欲哭无泪吧……

桂花花!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超可爱!
有泪痣!

秦爷——梅花K
即使摘了冠冕,脱了龙袍,在他的面前,也仍旧无人敢于称王。

纵使一身常服,那傍身的蛟龙仍能见证着属于千古一帝的荣光。

青铜色瞳,唐代之前是黄金色曈,随着盛唐逝去瞳色渐渐黯淡。(青铜器最初是金黄色的)

脖子上有很长的伤疤(呵,这可是楚留给我的呢。)

“阿京,作为王,你要学的东西,可还有很多呐。”

感觉秦是傲如北京也得拱手称声“秦爷”的人……

最近,打算好好吹一波秦爷!坚决站了秦all!

这大概就是故乡给我的感觉……(这是一位离开聊城几十年的台湾老人留给故乡的最后剪影……)

明知道是和我做生意,还敢动歪歪念头?!呵!真不怕被我活剁了喂蛇么?!!

最近开始疯狂迷恋大闽子~